皇天后土--99个农民谈人生

编辑:辞世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8 19:51:30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信息栏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皇天后土》分为三辑。在“悠悠岁月”中,农民们讲述的是生存的艰难;在“茫茫大地”中,农民们抒发的是与土地无法割舍的深情;在“芸芸众生”中,农民们诉说的是对命运的抗争或屈从的阅历。作者很注意对采访对象的选择,99个农民有不同的生活道路、不同的理想追求,有不同的性格、不同的口吻,个个鲜活,呼之欲出。其中,有守寡熬儿的寡妇(《苦菜》中屈巧儿),有“几十年不知道肉香”的老农(《肉味》中的洪保太),有穷得娶不上媳妇的青年(《西风》中的张成群),他们共同讲述着“活着”的艰辛;有养鳖、种花致富的专业户(《圆鱼》中的吴柱子和《花事》中的恽保存),有一心为公的老模范(《党员》中的张玉兰),也有往鸡嗉子里填石子的贩子(《时运》中的靳春阳),他们在人生的道路上实践着不同的价值观;有一辈子爱土地如爱自己性命的传统农民(《土命》中的赵德富和《黑土》中的邵金聚),也有离开土地换一种活法的新型农民

皇天后土--99个农民谈人生简介

编辑
他的散文大多取材于农村生活,以短小的篇幅,清新的语言,生动的画面,深情的关注,反映了农村的沧桑变革,农民的心路历程,充满清纯真挚的乡情、乡韵、乡思、乡愁。他的系列纪实散文《皇天后土——99个农民谈人生》,在散文的题材、形式等方面都有较大突破,在读者中有广泛影响。99个农民讲述自己生活的悲欢离合、酸甜苦辣,倾诉自己的苦恼与悲伤,抒发自己的理想和希望,

皇天后土--99个农民谈人生周同宾简介

编辑
1941年3月生,河南社旗县大冯营乡人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河南省作家协会理事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南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。现供职于南阳市宛城区文联,任副主席。一级作家。1995年被命名为河南省优秀专家。其作品集《皇天后土——99个农民说人生》于1998年获全国首届鲁迅文学奖优秀奖。1958年上中学时开始发表作品。“文革”前,在全国10余家报刊发表散文、诗歌40余篇(首)。浩劫开始,因文罹难,挨批挨斗,被遣送农村劳改。1972年,到县文化馆辅导群众业余文学创作,兼为文艺宣传队编写演唱节目。先后发表曲艺作品40余段。其中,大调曲《开电磨》,曾参加全国文艺会演,并广为传唱;唱词《三考新郎》获全国短篇曲艺奖。1972年,到县文化馆辅导群众业余文学创作。新时期以来,专攻散文创作,陆续在全国百余家报刊上发表散文八百余篇。

皇天后土--99个农民谈人生做品风格

编辑
他的散文大多取材于农村生活,以短小的篇幅,清新的语言,生动的画面,深情的关注,反映了农村的沧桑变革,农民的心路历程,充满清纯真挚的乡情、乡韵、乡思、乡愁。他的系列纪实散文《皇天后土——99个农民谈人生》,在散文的题材、形式等方面都有较大突破,在读者中有广泛影响。他的三十余篇散文被《读者》、《东西南北》、《散文选刊》、《散文(海外版)》、《书摘》转载;三十余篇被收入人民文学出版社、中国青年出版社、百花文艺出版社等二十余家出版单位编选的全国性散文选集、鉴赏文库、散文年鉴。另有多篇被译为西班牙文、英文,介绍到海外。周同宾出版的著作有散文集:《乡间的小路》、《葫芦引》、《铃铛》、《情歌?挽歌》、《绿窗小品》、《唱给文学的恋歌》、《皇天后土——99个农民谈人生》、《周同宾散文》(四卷)、《古典的原野》等。在各级文学作品评奖中多次获奖。其中,散文集《情歌?挽歌》获河南省委、省政府“第二届优秀文艺成果奖”。评论界认为,他的散文内容丰厚,感情真挚,语言凝练,风格质朴,有深沉的历史感和浓烈的泥土气息。多年来,他甘于寂寞,勤于笔耕,终于以丰硕的成果、突出的贡献,成为南阳作家群的骨干作家之一,河南散文的代表作家之一,在全国散文界也颇有影响。

皇天后土--99个农民谈人生内容简介

编辑
皇天后土》分为三辑。在“悠悠岁月”中,农民们讲述的是生存的艰难;在“茫茫大地”中,农民们抒发的是与土地无法割舍的深情;在“芸芸众生”中,农民们诉说的是对命运的抗争或屈从的阅历。作者很注意对采访对象的选择,99个农民有不同的生活道路、不同的理想追求,有不同的性格、不同的口吻,个个鲜活,呼之欲出。其中,有守寡熬儿的寡妇(《苦菜》中屈巧儿),有“几十年不知道肉香”的老农(《肉味》中的洪保太),有穷得娶不上媳妇的青年(《西风》中的张成群),他们共同讲述着“活着”的艰辛;有养鳖、种花致富的专业户(《圆鱼》中的吴柱子和《花事》中的恽保存),有一心为公的老模范(《党员》中的张玉兰),也有往鸡嗉子里填石子的贩子(《时运》中的靳春阳),他们在人生的道路上实践着不同的价值观;有一辈子爱土地如爱自己性命的传统农民(《土命》中的赵德富和《黑土》中的邵金聚),也有离开土地换一种活法的新型农民(《家业》中的杨广茂和《老鸹》中的那个不知名的女人),他们都很有信心地走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,苦也罢,累也罢,心中坦然.

皇天后土--99个农民谈人生评论

编辑
特别可贵的是,作者实录下来的,“必是真心话,正确与否,准确与否,倒在其次”,因此,书中不仅有代表着时代精神的话语,也有跟时代精神格格不入的声音。如《黄蛇》中的那个阎四,还恪守着越穷越光荣的思想,不思进取,却诅咒已经致富了的邻居。还有《世道》中的那个耿世臣,怀念当年做贫农、斗地主、当干部的日子,对耿四保的发家致富满腹嫉恨。作者对此只作记录,并无褒贬,是是非非,任由读者自己判断。还有一些篇子,在愚昧保守的背后,又透出正直和善良,如《雷殛》中的熊士重和《说鬼》中的姚小六,都很迷信,坚信有鬼神存在,讲的都是身边发生的鬼鬼怪怪的事,但其中不乏惩恶扬善、扶正祛邪的愿望,读后倒不令人生厌。正如作者所言:“旧的与新的,传统的与现代的,在他们身上,既矛盾,又统一。他们是这个时期的标本和证明。”周同宾的愿望是“把形形色色的农民,一个一个写下来,为当代做个记录,为后世留下档案”。纵观整个文化史,文字中保留下来的百姓话语或曰“弱者之声”实在太少,以致于人们对“倾听与辨析历史人物真实的声音是否可能”也产生了怀疑。为后人留下一些我们这个时代的真实的声音,他的这项工作实在是很有意义的。
口述实录是一种新颖独特的叙事方式。最耐人寻味的是作者拱手让出了讲述的权利,却又在尽力捍卫着自己的作者地位。在一般的文学叙事中,讲述人要么是作者本人,讲述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,要么是作者利用虚构手法所假托的某一人物,这个人物既可以是有身份的、参与事件的,也可以是无身份的(隐身的)、不参与事件的。后一种情况,其实讲述人归根结底还是作者,因为不管是内容还是话语,都是作者的。口述实录就大不一样了,讲述人是作者所面对的被采访者,作者实际上处于受话人的地位,也就是说,他是讲述人的第一听众。按说,作者这时已经不能成为作者了,因为不论是内容还是话语,都不属于作者,作者似乎仅仅是记录者或编辑者。然而,在《皇天后土》中,作者依然是作者,因为他仍然占据着核心地位。
词条标签:
非文化 文化